胡子娱乐网

对于2017年大红大紫的那些嘻哈歌手来说,他们真的尽力了

简介: 对于2017年大红大紫的那些嘻哈歌手来说,他们真的尽力了,就像郭德纲的相声里那个小弟一样,Pg One戴帽子,被大哥抽了一嘴巴;Gai不戴帽子,也同样只换来了一记耳光。

从“严控、不许报道”这些熟悉的词语,到随之传出的Gai(周延)被迫退赛《歌手2018》,再加上Pg One和红花会先后下架,中国嘻哈在经过了2017年下半年的火热,并成为资本角逐的对象之后,又迅速地成为了资本和媒体避之不及的瘟神。

而这种避之不及,并不是Pg One弘扬正能量,孙八一歌颂辉煌中国,或者社会Gai转化为社会主义Gai所能解决的。

更何况做为一个摇滚电台主播,看到《中国有嘻哈》在2017年里引领嘻哈狂热,而年底的《中国乐队》却沦为众人群嘲的笑柄。

而至于以Pg One为代表的那些嘻哈歌手,学了点匪帮说唱的形式,在成名之后迅速膨胀,之后又被脑残粉宠坏了的,我更加是嗤之以鼻。

但是就像一周前我在《这粉红的一代人》中所写的那样,即使我对嘻哈无感,我对Pg One更是持有负面评价,但我依然认为以任何理由“消失”一个歌手,只是一种自上而下的**而已。

这粉红的一代人而如今,这种**似乎一夜之间烧到了Gai身上,这个曾经在《我要上春晚》节目里带领全场观众山呼“祖国万岁”的嘻哈代言人,似乎已经凭借着自身的高情商和经纪团队的精准运作成功“洗白”,把江湖习气妆点成了中国风。

在一周前,当Pg One被“消失”的时候,我记得评论区有许多感觉被冒犯的XFH群体,咄咄逼人地质问道:“难道消失一个涉毒的艺人不对吗?

”他们或许永远不会明白,“消失”跟涉毒其实并没有太多关系。

00:53Gai在《我要上春晚》节目上一个新入的小弟,每次见到大哥都挨打。

要么是“为什么不戴帽子”挨一耳光,要么是“为什么戴帽子”又挨一耳光。

前辈告诉大哥,你以后不要无缘无故打小弟,你可以叫他去买件衣服,若他买的是西装,你就说你要的是制服,这你再打他嘛。

你戴帽子也好不戴帽子也好,办事办得利索也好不利索也好,大哥打你就打你了,所谓的理由,随便编一条就好了。

你红也好黑也好,正能量也好负能量也好,让你消失你就消失了,所谓的理由,随便编一条就好了。

当Pg One被消失的时候,他们拍手称快;当嘻哈凉透的时候,以“网络中国风”为主食的某些群体恐怕第一时间弹冠相庆还来不及吧——而只有当大哥的耳刮子打到他自己的脸上,他才会晓得痛,而寰目四顾,早已经没有那些曾经他觉得聒噪的那些人出来帮他说话了。

归根结底,嘻哈音乐,甚至音乐本身都是有“原罪”的。

在大洋彼岸,有的黑人嘻哈歌手歌唱和犯罪,是用来控诉美国社会对有色人种的不公;也有一些嘻哈歌手,在格莱美的舞台上公然讽刺美国总统及他的移民政策——当一种音乐具有如此可怕的力量时,这就是它的原罪。

我不知道各位看过了Gai在《我要上春晚》的节目中表现以后,心中作何感想。

在网上我看到有人评价说,这只怕是匪帮说唱的新流派:求生说唱。

对我来说,我的脑海中只有一个成语叫兔死狐悲。

对于2017年大红大紫的那些嘻哈歌手来说,他们真的尽力了,就像郭德纲的相声里那个小弟一样,Pg One戴帽子,被大哥抽了一嘴巴;Gai不戴帽子,也同样只换来了一记耳光。

而即使使出了浑身解数的Gai,选择了西装套制服,也还是没能免得了又一记耳光。


以上是文章"

对于2017年大红大紫的那些嘻哈歌手来说,他们真的尽力了

"的内容,欢迎阅读胡子娱乐网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