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子娱乐网

而2018年,是那部让林青霞“看得我如醉如痴

简介: 而2018年,是那部让林青霞“看得我如醉如痴,时而感伤时而欣慰,有时大笑,有时哭泣;泪还没干又破涕而笑,还没笑完又哭将起来…

浙江24小时-钱江晚报记者 裘晟佳谢谢,是我们还在牙牙学语时,就最先会被父母教会的词语。

从学会的那天起,“谢谢”就是陪伴我们成长最简单却又最温暖的存在。

在很多时候,这简简单单的二字,却仿佛有了千万斤的重量,沉甸甸的,怎么也说不出口。

7月14日晚,央视大型文化情感类节目《朗读者》第二季第9期,就以“谢谢”为主题词讲述了一个个暖心的故事。

其中一个故事的主人公,是戴着黑框眼镜,留着标志性长发+大胡子的戏剧艺术家、华语世界剧场翘楚——赖声川。

【少年丧父,命运意外改写】今时今日,即使你不看舞台剧,多少也会对赖声川的“表演工作坊”以及《暗恋桃花源》、《那一夜,我们说相声》、《宝岛一村》、《如梦之梦》等名作有所耳闻。

自1984年11月表演工作坊成立以来,赖声川一直用戏剧讲述着别人的故事。

而在《朗读者》的舞台上,我们终于有机会了解这位“造梦者”自己的故事。

在美国优秀到跳级的少年怎么会想到,自己回台湾后竟然从“学霸”变成了“学渣”。

他被剃了小光头,背着书包,拎着便当,天没亮就出门上学,天黑了才回家,全红的成绩单“照亮了他的前程”。

而父亲的一句话,就把他问得哑口无言。

那么,14岁那年发生在父亲身上的变故,对于他来说,则是无法承受之重——那一年,赖声川的父亲病逝。

从此,母亲挑起了养家糊口的重担,将他和哥哥养大。

赖声川说过,凡你走过的脚步,都会隐形地走向一些新的地方。

我们每个人的今天,就浸润在每一个昨天当中,你的未来就是你现在正在创造的。

他与太太丁乃竺的相遇,亦是如此。

那时,他在忠孝东路一个叫“艾迪亚”的西餐厅唱歌,跟他同台的是胡因梦、胡德夫,蔡琴、罗大佑、李宗盛都是他的听众。

1974年的某一天晚上,赖声川在朋友的介绍下,在餐厅的阁楼里,见到了当时已经名声在外的台大哲学系女生丁乃竺。

赖声川见到丁乃竺第一眼,就觉得她似曾相识,而且感觉两人已经认识很久了,“然后我就觉得,她就是我的老婆。

”缘分天注定,大学一毕业,赖声川就与被自己称为“如意宝”的丁乃竺结婚了。

当时有个小插曲,因为丁乃竺比赖声川大一岁,而未来岳父又是很传统的人。

【人生如戏,缘分妙不可言】赖声川和丁乃竺,都是很有规划的人,上大学时就决定出国留学。

当时台湾并没有什么现代戏剧活动,赖声川就申请了一些著名的学校,并最后选择了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

正如赖声川在节目中所说的,两人两年辛苦攒下的积蓄,都存在了一个非常要好的朋友那里。

”于是,两人开始了在餐厅的5年打工生涯。

”而正是这一夜间的变故,让赖声川学会了从现实世界中观察和思考人生。

餐厅就像一个大舞台,每天都在上演不同的未经彩排的剧目。

而他和客人,都是在舞台上的演员,你来我往,好不精彩。

与此同时,丁乃竺顺利拿到了硕士文凭,但因为怀了大女儿赖梵耘,她放弃了继续读博的决定。

在坚韧、豁达的两人看来,这些当时足以打垮他们的经历,是老天爷对他们的历练。

”“我非常相信宇宙间万物是相互依存的,我们不是独立活在世界上,没有一样东西是独立存在的。

1988年,他和丁乃竺来到印度北部一个叫比尔的小镇。

洗澡的水,是一个老奶奶从山上取下来的。

2009年,赖声川的女儿要结婚了。

她在印度认识了未来的丈夫,而两人决定举行婚礼的地方,正是比尔。

赖声川和丁乃竺在女儿婚礼时故地重游,感叹世间万物竟有如此这般奇妙的缘分。

【《宝岛一村》,戏如人生】1983年,获得戏剧博士学位的赖声川有些迷茫,觉得回台湾会有点辛苦,因为台湾是一个没有戏剧工业的地方。

“换句话说,我得到的训练是做导演,但是我没有剧本,没有演员,也没有舞美设计、服装设计、灯光设计,连一个剧场都没有。

赖声川开始剧场创作,被誉为“台北剧场最闪亮的一颗星”。

1986年,讲述悲喜剧在舞台上奇妙碰撞的故事《暗恋桃花源》在台湾公映。

▲金世杰与丁乃竺主演的第一版《暗恋桃花源》“虽然这个故事是我自己创造的,但我并没有一个原形故事,更大的灵感来自于我处的社会的一种吵吵闹闹的状况。

”看似虚构,脑洞大开的故事,灵感亦来自现实。

而2018年,是那部让林青霞“看得我如醉如痴,时而感伤时而欣慰,有时大笑,有时哭泣;泪还没干又破涕而笑,还没笑完又哭将起来…

《宝岛一村》以身为眷村子弟的知名电视人王伟忠讲述的100多个眷村故事为创作蓝本,讲述了赵、朱、周三户眷村人家几十年的离愁别绪和生活变迁。

十年来,《宝岛一村》成为两岸戏剧最受欢迎的演出之一,被称为当代华语原创现实主义戏剧的创作高峰和市场奇迹。

熟悉赖声川的人都知道,他多来一直采用一种非常特殊的创作方法——即兴创作。

这种“天马行空”的创作方法,来自于他在伯克利大学戏剧专业所受的教育。

在那里,他师承了雪云·史卓克传授的集体即兴创作方法。

所谓集体即兴创作方法,指的是创作者在产生出一个创作理念之后,通过与演员的互动关系来创作。

比如《我们都是这样长大的》、《摘星》等几个戏,甚至是“不预设剧情、不预设架构”的。

正如赖声川经常讲的:“在即兴创作之中引用‘天马行空’的随机原理,把整个创作过程视为一种有机的探索和发现,最后才达到演出形式和内容的统一。

”而这样大胆的创作形式,也正是基于赖声川多年来对现实生活的尊重与理解。

《宝岛一村》中,有很多角色的创作灵感,正是来源于赖声川身边的人。

比如,的原型是赖声川爸爸最好的朋友王伯伯。

创作中,他也无时无刻不体现出在过往人生中所感悟的“人性”。

在《宝岛一村》里,有一个表情搞怪的“串场帝”引发了全场无数笑声,“但这个角色原本是没有的。

”赖声川说,饰演“串场帝”的男生,原来是剧组的小助理,无论刮风下雨,每次排练他都是第一个到最后一个走,而且剧本背得比演员还熟:“我觉得,他应该得到上台的机会,这对他来说是公平的。


以上是文章"

而2018年,是那部让林青霞“看得我如醉如痴

"的内容,欢迎阅读胡子娱乐网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