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子娱乐网

“凭实力”错过了第一波最佳演员的合影…

简介: “凭实力”错过了第一波最佳演员的合影…

2019年的奥斯卡结束以后,又有一条锦鲤诞生了——拉米·马雷克。

他打败了其他四位影帝提名者:《一个明星的诞生》库珀、《绿皮书》维果、《永恒之门》威廉·达福,以及呼声最高、有着“橡皮人”之称的《副总统》贝尔。

成为了继“小雀斑”埃迪·雷德梅恩之后的,第二位80后奥斯卡影帝。

想想当了二三十年“橡皮人”、多次被提名奥斯卡男主和男配而不得的贝尔,拉米确实是“锦鲤附体”般地幸运了。

“凭实力”错过了第一波最佳演员的合影…

不过换个角度来看,拉米也不见得是生来就幸运的,毕竟谁的馅饼儿都不会从天而降。

在看《波西米亚狂想曲》之前,我们大多数人对拉米并不熟悉,即便感觉“脸熟”,也想不起是在哪里见过。

有观众甚至以为,拉米只是因为和“牙叔”长得像,才被挑选来出演《波西米亚狂想曲》的。

这就是在斩获奥斯卡影帝之前,拉米被认知的常态。

所以本文我们就来说一说,奥斯卡新科影帝的成长史:“龙套”这个词其实用得有些夸张,仔细算来,拉米跑过的“龙套”,都是大制作、大IP的“龙套”。

比如第一个最重要的“龙套”,就是奇幻电影《博物馆奇妙夜》里的法老阿卡门拉。

这是拉米的电影处女作,也是最适合拉米的一个好的开始。

再加上拉米本人出色的演绎,所以法老王也成为了《博物馆奇妙夜》系列里不可或缺的配角之一,成功延续了三部之久。

2010年,拉米又加入了史蒂芬·斯皮尔伯格和汤姆·汉克斯制作的战争迷你剧《太平洋战争》中。

在里头饰演了一个冷血麻木、油滑痞气,但其实表面的放浪形骸只是为了掩藏内心的脆弱与纯真的士兵。

拉米把人物的情感变化拿捏得细腻到位、极富层次感,演活了一个因为战争而变得“残酷又脆弱”的人。

拉米还曾出演吸血鬼,也就是第二部让他在全球观众面前混了个熟脸的角色,是2012年的《暮光之城:破晓(下)》。

戏份同样不重,但《暮光之城》的全球粉丝基数太大,让很多人都对拉米有了印象。

之后拉米又出演了《少年收容所》、《大师》等一系列的文艺片,口碑都不错,豆瓣评分也基本在7分以上。

但这些都没有给拉米的演艺事业带来实质性的变化,直到2015的《军团》出现。

这是一部真正由拉米领衔主演的心理惊悚剧,他同时也担任了该剧的制片人,在里面饰演一个患有精神症和毒瘾的少年天才程序员。

《军团》算是一部让拉米成功“出圈”的重要作品,此剧不仅让拉米获得了第21届评论家选择奖剧情类剧集最佳男主角奖。

用拉米自己的话说就是:“虽然《军团》中的角色只有一件黑色帽衫,但他却让《波西米亚狂想曲》的制片人发现了我。

”是的,如果看过《军团》,你很难把这个神秘乖张的程序员和“牙叔”联系在一起。

但凭借细腻的演绎,《波西米亚狂想曲》的制片人发现了拉米。

而且拉米获得“牙叔”的角色也不是一次性就成功的,一开始制片方还考虑过萨沙·拜伦·科恩和本·卫肖等人。

而对于拉米的表演,格拉汉姆·金也评价道:“他没有太多矫揉造作的神情,但你仿佛能看到他体内那股子油然而生的摇滚魅力。

”而且为了深入理解“牙叔”的性格和生活,拉米还跑去学了半年多的吉他、钢琴、舞蹈等等。

还接触了“牙叔”的家庭和父母,观察他们的生活习性、行为举止等,试图从“牙叔”的家庭和童年经历上来更好地理解他、诠释他。

最后的结果我们也看到了,拉米并不是单纯因为和“牙叔”长得像才获得了这个角色。

很多人说拉米对“牙叔”的诠释,形似大过了演绎,但在看过拉米之前的一众作品之后,这样的想法或许就会改变。

两个小插曲是,在本届的奥斯卡上,作为美国最具黑人意识的黑人导演斯派克·李,也拿到了自己的第一座小金人(此前曾获得过奥斯卡的终身成就奖)。

而拉米其实也参演过斯派克·李的作品,也就是2013年的《老男孩》。

此片在当时对于拉米而言,是处于事业上升期的一个重要角色,结果片子上映后,拉米的戏份被全部剪掉了。

结果时隔几年之后,两人都在同一届奥斯卡上拿到了自己的第一座小金人。

插曲之二当然就是拉米在发表获奖感言时对戏里戏外的女友露西·宝通的表白:“你俘获了我的心。

”据传拉米和露西·宝通在拍摄《波西米亚狂想曲》的时候就已经产生火花了,只是当时二人对绯闻均不做正面回应。


以上是文章"

“凭实力”错过了第一波最佳演员的合影…

"的内容,欢迎阅读胡子娱乐网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