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子娱乐网

来,跟着这帮老炮儿

简介: 来,跟着这帮老炮儿,过一个——乐队的夏天第二季01纯粹当我们看音乐综艺时,我们在看什么?

今年最受关注的夏季综艺,终于来了。

开分8.6,远高于第一季当时的7.2。

来,跟着这帮老炮儿,过一个——乐队的夏天第二季01纯粹当我们看音乐综艺时,我们在看什么?

尤其是现在,大家都憋了大半年看不了现场,就靠云现场续命了。

《乐夏2》的出现,不能说是救命水,但确实是最清冽的一潭。

比起第一季,重心更偏向音乐本身。

减少了逼逼叨的点评环节的篇幅,把时间留给乐队,完整放出每个舞台。

至于舞美的水平,大波浪乐队主唱李剑用了两个字评价:炸了。

第一季阵容,本质上走的是“实力+流量”路线。

实力相差的悬殊,明摆着是把偶像乐团做成一个靶子,招骂嘛。

(更不用说Bong Bong还假弹)而到这季,虽然还是“老牌+新人”,但新人的表现,已可以用新锐来定义:超级斩,看着是青涩的校园乐队,事实上玩重型,二次元电子核风格。

瑕疵不少,但比起第一季醒山的车祸现场,好歹完成度高啊傻子与白痴,主唱蔡维泽是《明日之子第二季》冠军,歌曲偏迷幻风。

Mandarin,由天才乐手组成的精英乐队。

主唱Chace,独立音乐人。

演完后,像老前辈木玛都给出了很高的评价:音乐水准很高。

这一季的新人,与野孩子、joyside、木马乐队等前辈之间的差异,不再掺杂着偶像还是乐队、流行还是摇滚这类个人属性的讨论,而仅仅是老摇滚与新生摇滚的碰撞。

简单来说,就是音乐先行。

哪怕很多乐队的风格不容易被主流接受,很难出圈。

比如,被骂土摇的左右乐队。

节目组依然尽可能地让多种风格、不同圈层的音乐同时出现在这里,带给人足够多元的视听体验。

乐队在变,乐迷也在变。

一个是曾经的朋克天才,如今的综艺扛把子;一个是曾经玩摇滚的演员。

兼具综艺效果和逼格,而且是真的爱摇滚。

从整个乐迷群体来说,他们也不像第一季那么固守乐队鄙视链,现场表现成了投票与否的关键点。

你看通过前两期角逐出来的晋级名单,老牌乐队与新乐队各自占据边壁江山。

成立1年的福禄寿比22年的木马排得更前,至于水木年华,因为没有突破,直接被淘汰。

到此,《乐夏2》打了个不错的开局:更多样的乐队,更挑剔的乐迷。

甭管资历如何,只看音乐能不能行。

就算用“HOT”去包装“TOP”,怎么着都不提排名,但大家都心知肚明,还是搞层层筛选的竞赛那一套嘛。

期期都在淘汰,首轮走掉一半,《乐夏2》喜提“大逃杀”称号。

别忘了,第一季节目组就让乐队改编张杰的歌,与周洁琼、Cindy等偶像合作,用摇滚与流行的制造话题。

除了竞赛,它还加入了另一项选秀综艺标配:真人秀。

像第一个登场的马赛克,节目组用了十分钟的时长去塑造主唱夏颖的“人设”。

从开头的队友吐槽,到短片中放出的吵架片段等等,你会发现夏颖就是个爱耍帅,以自我为中心的臭屁小男孩。

当然,没必要因为有选秀综艺的成分就对《乐夏2》抱有抵触。

在肉叔看来,向来沉默,居于圈内的乐队,正是在这种喧哗的形式之下。

但真到改编赛,一对一battle只能留一个的时候,还是慌了:乐队第一次感受到压力。

重压之下,逼出了《花火》。

写着最丧的词,唱着最高的调。

那是真正有生命力的现场,能把人的情绪全部掏干。

《花火》成就了《乐夏》,也再次成就了新裤子。

不像新裤子,在上节目前就被无数人追捧,他们之前从没大红过。

首演前,节目组放了段刺猬的过去。

子健几度住院,石璐又是单亲妈妈。

他们没有少年玩摇滚的意气风发,只有成年人的疲惫。

而乐队也差点解散,演出有一出没一出的演,好坏与否全看状态。

事实上,首演时子健的状态也没特别好,音不准,吉他的弦还卡住了。

但这并不影响,《火车驶向云外,梦安魂于九霄》的旋律一出来,就能让人起鸡皮疙瘩。

他们的故事,他们的压抑与苦涩,理想与坚持,全都揉进了歌里:“黑色的不是夜晚,是漫长的孤单看脚下一片黑暗,望头顶星光璀璨叹世万物皆可盼,唯真爱最短暂失去的永不复返,世守恒而今倍还”播出后,刺猬爆火,官博粉丝过了一百万。

子健在决赛时感叹:“我活着能看见,我做这事儿(做乐队)的意义了好像终于能留下点什么了”3包容其实乐队身上特别好玩儿的地方,就是每个人都有自己鲜明的性格与做派。

不一定讨喜,但不会像上选秀综艺的选手们那么流水线。

《乐夏》的成功,就在于它建立了一套选秀的,却不用既定的标准去要求乐队。

它尊重乐队,尽可能去还原乐队的个性。

导演曾在采访中说到,《乐夏》没有台本,也不会重复拍摄,放送出来的就是录制现场的真实反馈。

蜜汁自信,一口一个“我是传奇”的Rustic乐队;怼天怼地,坚持自己才是真摇滚的不速之客;已达巅峰,却想下山来感受最新潮流的野孩子…

有趣的是,同时出现在第一期中的五条人和重塑雕像的权利,就像一张纸的正反面。

后者玩的实验性后朋,纯英文,背对观众,表演时从不互动。

能听得进去会觉得很嗨,听不进去的就…

主唱华东更是直言,来乐夏的一部分原因是为了提高节目的档次。

有些人说我像木村拓哉,郭富城。

我就说“农村拓哉”,“郭富县城”。

哈哈哈哈哈,是去参加《欢乐喜剧人》的途中顺道录的《乐夏2》吧。

导演一直建议他们演《问题来了我再告诉大家》,因为这首是普通话,比较容易让观众接受。

正式演出,第一个音起——不行,感觉来了。

任性带来的后果,就是惨遭淘汰。

可惜归可惜,但五条人无疑是这几期中最具摇滚精神的乐队之一。

为什么参加《乐夏2》,他们在无数采访中说过:想红。

可真到舞台上,只因为来了感觉,成为首个临时换歌的乐队也是他们。

而且也太默契了,仅仅是一个音,一个对视,就知道了彼此的心思。

知赛制,依然无视赛制,做自己想要的音乐。

什么是摇滚精神,每个人都有自己的。

肉叔觉得,它不仅仅是一种精神思想,也能延伸到人生态度和处世哲学。

如果往小了去定义的话,应该是在世俗下,依然捍卫个人理想。

五条人的音乐,他们自己也无法用一个词来概括。

是咸湿的海风,是朋克的民谣,是土味的迷幻摇滚…

但毫无疑问,他们始终坚持着自己的审美。

“作为一名创作者,如果我哪天认为自己一不小心掌握了杰出创作的能力,我会第一时间把它给废了,否则我会觉得很无聊”作为连接摇滚乐与外界的渠道,让更多人听摇滚乐,了解乐队在现场之外的故事,我想这就是《乐夏》的最大魅力。

我们不能指望一档综艺节目,能让摇滚文艺复兴。

第一季是火,可也只把几个乐队送上金字塔顶尖,从而能只靠音乐吃饭。

大部分乐队,依然要靠工作来养活自己;livehouse的门票,也还保持着人均百八十的水平。

而摇滚无法野蛮生长的根本原因,消失的南京市民李先生已经是个心照不宣的。

不论形式如何,是用嘶吼还是低吟来表达。

就像《火车驶向云外,梦安魂于九霄》的最后一句词——一代人终将老去。


以上是文章"

来,跟着这帮老炮儿

"的内容,欢迎阅读胡子娱乐网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