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子娱乐网

”随即,各种可怕的想法涌上:“改不了名─那我这辈子怎么办─我这辈子

简介: ”随即,各种可怕的想法涌上:“改不了名─那我这辈子怎么办─我这辈子都过不好了─那还不如去死算了。

在人们的普遍认知中,抑郁症就是“不开心”。

但其实,持续的情绪低落只是冰山一角。

抑郁症最可怕的,是无法控制的身体机能退化,还有无法控制的认知思维改变。

回溯过往,细细想来,病症其实很早就给了我“通知函”。

得病之前,和朋友谈到因抑郁症的名人明星时,我都轻描淡写地说着:“太消极了!

”“这世界这么多未知的美好还没体验,怎么舍得去死呢?

”所以说:“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现在,我的耳边也充斥着这类劝解和鼓励的话。

亲人、朋友和以前的我一样,轻轻松松地说着“开心点嘛”“坚强一点”“一切都会好的”这样那样的话。

我微笑点头,毕竟不能辜负别人的好意,但事实上,如果我可以遇见以前正常的自己,会对说那些话的自己说:“站着说话不腰疼!

”真的,事情比我想像的复杂得多。

大约是2017 年9 月,我开始没由来地对身边所有事物丧失兴趣,包括热爱的音乐、电影、书籍等。

走进电影院像是上坟,音响覆上了细细的一层灰尘,木心的诗集也长久地停留在同一页。

起初以为是天气变化引发的倦怠,就没有在意。

胸疼、头疼开始侵袭,严重的时候我只能自捶胸口;记忆力、思维明显减退,拿着眉笔找眉笔,一天到晚都在找手机;行动力变慢,如果别人的生活是流畅的画面,我简直就是以三分之一的速度播放;打翻水杯,打翻饭碗,成了一种常态;有些时候,会莫名流泪,但是你完全不懂自己在哭什么;更多时候,你就是发呆,无意义地浪费着无意义的时间。

即便这么长的睡眠时间,我依然觉得疲倦不堪,每天都感受着“身体被掏空”的无力,每天都觉得被人持续暴打了一顿。

以前用一分力气可以完美地做好一件事,现在动用全身的能量,却只能吐出两个字。

网路上广泛地流传着一句话,可能可以解释抑郁症,为真正的抑郁症正名:抑郁症的反面不是“快乐”,而是“活力”。

”发病初期,在我还没意识到这是抑郁症前兆的时候,我是这样对自己解释的。

有一次,我面对受访人,突然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

过程中,我不断地结巴、停顿,调整说法,却依旧词不达意。

好几次,对方也被我问得一头雾水。

此外,虽说我写作不算行云流水、妙笔生花,但我赶稿的速度与品质还算不错。

但那一段时间,我对着电脑,把一句话重新顺过好几遍,把主语、谓语、宾语来回整理,也拼凑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我觉得这狠狠地伤了我作为文字工作者的自尊。

接下来,更可怕的事情来了。

常常因为一些微乎其微的小事绝望,然后萌生“我这辈子一定过不好了”的想法。

比如,我突发奇想,突然想改掉自己的名字。

然后我开始查资料、查流程、打电话、找关系,用一下午的上班时间把家里弄得鸡飞狗跳、乌烟瘴气。

”当下我想:“改名的梦幻灭了”。

我望着眼前暗潮汹涌的河流,心里绝望地呐喊着:“完!

”随即,各种可怕的想法涌上:“改不了名─那我这辈子怎么办─我这辈子都过不好了─那还不如去死算了。

可当时,我真的就是这么想的,并且恨不得下一秒就投河自尽。

在正式确诊之前,有一段时间,我每天都像是在炼狱里走了一遭。

因为我被“突然”这个词诅咒,就像无数把强力机关枪集中火力,朝你一个人无情扫射,无数个突然的“突突突突突”,就像一发发子弹射穿了我。

走在路上低头看花纹,坐在车上窗外灯光朦胧,穿越人潮耳边嘈杂不堪,就这么突然一瞬间,就突然失去了所有力气,突然觉得下一秒做任何事情都没有意义,就突然想这样融化在地表,蒸发在空气中,消失在世界上。

或者就是真的饿到极致的时候,拿起筷子猛扒两口,突然就饱了;困到无法思考,好不容易恍恍惚惚仿佛睡着,突然惊醒了。

太多突然,像动手毫无分寸的小孩,用弹弓给了你一记天马流星拳式的重击。

那时候的我,真的,经常突然地,就想放弃了。

那种你无法抑制,却不得不压抑的痛苦,始终在胸口叫嚣着,哭吼着。

而事实是,我不能。

于是,每天每天,我的脸上虽然充斥着淡然的麻木,但我的胸腔里,却时刻回响着巨大的悲鸣。

忧郁最折磨你的,还有你无法控制地质疑所有事物的意义。

从早上睁眼开始,你就开始做一份“考卷”,所有的问题格式是清一色的“为什么要xxx ?

这种无意义的对意义的质疑,可以一直持续到你躺上床,跳出最后一问─为什么要睡觉?

在无数寻求意义的质疑中,整个世界都变得迷濛了,像是真的,又像是梦就是老隔着一层透明的薄纱,让你看不清楚,摸不真切。

总是莫名其妙地想倒下,却每分每秒都被某些黏稠又有力的丝线拖着走。

很妙,这种被全世界隔离的感觉。

任凭谁,对你做什么,你体会到的都是一种隔靴搔痒般的无力感。


以上是文章"

”随即,各种可怕的想法涌上:“改不了名─那我这辈子怎么办─我这辈子

"的内容,欢迎阅读胡子娱乐网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