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子娱乐网

”尽管我们轮番传着手机恳请:“一定要来,吃过了哪怕来坐坐也好

简介: ”尽管我们轮番传着手机恳请:“一定要来,吃过了哪怕来坐坐也好,毕竟这么长时间没见了,还有…

在牛年春节即将到来之际,我们这些从二十多岁就在一起玩的十余位好朋友,相约到火锅店一聚。

刚刚返回到这个小县城,他便迫不及待地打电话给我们中一个开着批发部的伙伴,要他召集旧部,相聚一醉。

”三十年前,我们参加工作不久,一同考入一个职业大专班,带薪接受为期三年的职业教育。

一个班三四十人,唯我们这十多个处得最好,不说三天一小聚,五天一大聚,也是月月都相聚。

那时我们都是单身,单位还是福利分房,我们压根儿也没有考虑过自己买房。

成家之事倒是迫在眉睫,但找老婆一事还真不是我们经常谈起的话题。

相反,我们之间,对这个话题还很是回避。

相聚,喝酒,一起疯,一起玩,酒量小的,醉倒,睡觉;醉不倒的话多,侃侃而谈,口若悬河,无所顾及,却也没人记下醉酒者到底说了什么。

毕业后,回到工作单位,谈了对象的忙着结婚,没有对象的抓紧谈。

一晃十余年过去,儿女们都到了上中学的年龄,却也正是我们先后下岗的时候。

走到这步,我们才仿佛意识到了生活的艰难。

我们这些躺在国有企业怀抱里的中年男人,一下子意识到,剩下的路要靠我们自己走了。

正值上有老下有小的年龄,个个都是家里的顶梁柱。

原本要好的朋友,由于忙于生计,开始了“相见时难”的艰难时光。

总的趋势是,一部分留在家门口谋生,一部分远走他乡,到外地打工。

每每遇到这样的喜事,我们都去庆贺,人不能到,礼必去之。

如今,当初的十多个好朋友,仍有近一半在外地打工,有不到退休不回来之势。

去年九月,我们的好朋友之一,在家做生意的J某人突然患病了。

但得了这个病,对当事人来说,毕竟是一个沉重打击。

得知这一“噩耗”后,我们相约去看望,并以薄礼相资。

约上午十点半,我们先后赶往约定的火锅店。

由于疫情,在外打工的有回来的,也有不回来的;已经回来的和原本在家的,除非有不可推卸的大事,非自己处理不可,按理中午都会去小聚,毕竟,是交往了几十年的老朋友了。

十一点不到,我一走到火锅店门口的小广场上,就看到了四位好友站在店前门外亲切地交谈着。

那位患了大病的J先生,戴着帽子,也在交谈之列。

我与J先生等见面打了招呼后,便开始看看谁还没到。

除了唐先生已在路上外,屈指一数,应到未到的有三位。

一位是在外地打工,已回来二十多天,我们称之为乔老板的好朋友。

打电话过去催他,他说另有场子,中午不过来了:另一位说好了要来,还没等我们打电话过去催,他便打来了电话,说家里来亲戚了,需要在家招待,就不过来了。

第三位呢,还在城郊一家私企上班,说中午下班后过来。

他说年底了,单位事多,就不过来了。

我们几位轮番催他抓紧过来,在火锅店里等他,他不来,我们不开席。

J先生接过批发部老板的手机,尽管因吃抗癌药红疙瘩已布满整个脸庞,他还是露出笑容,半开玩笑半伤感地说:“过来吧,还能聚几次,下一次,搞不好就见不到了,过来,过来,等你!

”对方可能是答应了,准备过来。

我们一行五位进到火伙锅店,找好桌子,刚坐下不久,那位从外地回来过年的唐先生也匆匆赶了过来。

计划应该有九位到场,缺了三位。

我们点了菜,要了酒。

这时,批发部老板再打城郊那位的手机。

不想,那位回道:“已在食堂吃过了,不过去了。

”尽管我们轮番传着手机恳请:“一定要来,吃过了哪怕来坐坐也好,毕竟这么长时间没见了,还有…

本来,”J先生说,“得了这种病,让人不待见,我不想来的。

”还没等J先生讲完,我们便抢过他的话,纷纷表示:“该来,该来,你看,我们聚在一起多好,你的精神也是这么好,根本不像有病的样子。

”这话说过以后,我们便开始倒酒碰杯,在沸腾的火锅里挑捡自己爱吃的。

一向坚信癌症不会传染的我们,也顿然觉得那三位好友的不来,是不是怕被传染?

毕竟,我们都是几十年处下来的好哥们。

再说,这个时候,J先生正需要我们这些好哥们安慰呢。

打心眼里说,我们的友谊谁也不想破坏。

再聚会,要不要邀请J先生了呢?

如果因为聚会,我们不但没有让J先生高兴,反而增加了他的心理负担,同时也增加了我们的心理负担,那多不好。

原本好哥们的一次平常聚会,咋就有点别扭了呢?


以上是文章"

”尽管我们轮番传着手机恳请:“一定要来,吃过了哪怕来坐坐也好

"的内容,欢迎阅读胡子娱乐网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