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子娱乐网

瞿佑曾在《剪灯新话·序》中对于其书中“近于诲淫”的部分“又自解曰,

简介: 瞿佑曾在《剪灯新话·序》中对于其书中“近于诲淫”的部分“又自解曰,《诗》、《书》、《易》、《春秋》,皆圣笔之所述作,以为万世大经者也,然而《易》言‘龙战于野’,《书》载‘雉雊于鼎’,国风取淫奔之诗…

在中国古代小说发展史上,作品中含有描写的成分早在《穆天子传》中已初露端倪,现存唐传奇中也有这样的作品,但数量较少,像《游仙窟》、《河间传》、《飞烟传》中的描写都较为含蓄简约。

宋元小说在描写上与上述唐传奇较相近,如《刎颈鸳鸯会》、《五戒禅师私红莲记》等描写的都较为粗疏简略。

而无论是唐传奇还是宋元小说,其内容的情节结构主要表现为两种布局方式:其一是按自然艳遇的顺序进行布局,如《游仙窟》、《刎颈鸳鸯会》等;其二是按见美图淫、奸计得逞、设计者遭祸报的顺序进行布局。

这似乎表明,小说发展到宋元时期,在内容描写上已经形成了比较固定的模式,即描写风格较为含蓄简略,结构布局主要有自然艳遇顺序以及见色图谋、得逞、遭报的顺序这两种模式。

明初,描写的小说风格仍旧含蓄简略,结构布局仍沿袭了唐传奇的见美图淫、设计得逞、身遭祸报的布局方式。

明中后期,这种小说的风格则较多地表现为渲染铺张,情节结构上则表现为见美图淫、设计得逞、美满善终的情节内容及布局方式;明末,这种小说的风格趋向细腻详实,情节结构上则回到了明初的见美图淫、设计得逞、身遭祸报的布局模式。

一、世情小说在明朝的发展在中国古代小说发展史上,描写成分在作品中大量增加是从明始的。

有明一朝,按见美图淫、设计得逞、身遭祸报的情节内容及顺序布局的描写的小说在明初达到创作高峰。

到明中后期趋向衰落,而到了明末则呈回升趋势,而按见美图淫、设计得逞、美满善终的情节及顺序布局的含有成分的小说直到明朝后期才达到创作高峰,而且很快呈现衰落趋势。

明末描写的小说数量大量增加,描写风格也以细腻详实见长,在情节结构上则继承了明初形成的结构布局方式;尽管明末在时间上紧承明中后期,但其描写的小说并没有承袭明中后期小说所形成的渲染铺张的风格及情节布局模式。

除此之外,现实生活中的士人生活风貌和心理状态、佛教等外来文化因素以及小说结构艺术的成果积累等也都起着相应的作用。

二、程朱理学对小说情节的影响明朝初期,程朱理学备受推崇,“存天理,灭人欲”的思想影响着当时人们的婚恋观念,成为其时世人的日常行为及思想情感的准则,使得男女之间的爱情婚姻受到社会道德规范及自身心理因素的制约。

描写内容与理学思想的精神倾向是相的,这也是作家在小说创作过程中不得不考虑的问题。

所以程朱理学导致了包含这类内容的小说作品数量的锐减,也使得作家在创作过程中陷入了描写的主观动机和时代社会思潮精神相的境地。

瞿佑曾在《剪灯新话·序》中对于其书中“近于诲淫”的部分“又自解曰,《诗》、《书》、《易》、《春秋》,皆圣笔之所述作,以为万世大经者也,然而《易》言‘龙战于野’,《书》载‘雉雊于鼎’,国风取淫奔之诗…

”而解决这种只有在作品本身中去完成,于是以见美图淫、设计得逞、身遭祸报为主要情节内容和顺序进行布局的结构模式便成了解决这一的很好的折中之法。

三、阳明心学对小说情节的影响到了明朝中期,在阳明心学尤其是以王艮、李贽为代表的王学左派的引导下,社会上掀起了一股个性解放的反传统思潮,其核心精神是反传统、重人欲、尚个性。

在这一思潮影响之下,理学以及名教威风扫地,被批判得体无完肤,人欲得到了极大的肯定和张扬,社会上出现了大胆言情谈性的风气。

小说描写有了前所未有的宽松环境,小说作者在进行描写时再不必瞻前顾后、畏手畏脚的,他们完全可以肆无忌惮地描写,甚至在小说言情谈性上出现了越离奇越渲染就越受欢迎的状况。

而在这样的社会思潮及氛围之下,以见美图淫、设计得逞、美满善终为主要内容和顺序进行布局的创作模式,与这一社会思潮和士人放荡心态背景下的描写之小说的创作是非常合拍的。

如《刘生觅莲记》《寻芳雅集》《天缘奇遇》《花神三妙传》等,其内容就以男女性爱为主,且在描写上明显表现出渲染铺张的风格。

与明朝前期相较,明中后期的小说在描写内容时较多地进行了渲染铺张,常常“通过直写当事人的动作、表情和声音将此种感受描绘出来”,大胆露骨地直写男女欢好场面。

明末描写内容的小说,其结构模式回归到了明初的模式,虽然这是小说结构艺术本身的发展,即对其前这类作品的艺术成果的继承,但它并不是简单的复归,而是有着自己独有的特色的。

这种不同主要表现在得逞这一主要情节内容上,相较于明初这类作品在得逞的情节上呈现的极为简略的描写,明末的作品在得逞的情节描写上则有意铺陈,详尽叙述。

四、务实社会思潮的影响明朝末期,伴随着危机的出现,思想领域相应地出现了一股务实的社会思潮,士人的心态和人生态度也趋向理性。

然而,明朝后期的个性解放思潮已经为小说创作的言情谈性之风打下了较为稳固的基础,所以明末的实学思潮对这类小说起到的压制作用较为有限。

再加上明末商业经济的发展、市民的文化需求、小说作者自身社会地位的低下以及明末士人巧妙地把描写引靠到实用主题上来等等,所以明末描写的小说仍有着合理的创作发展空间。

明末士人认为通过描写的小说能达到使世人正人伦、名教化、厚风俗的目的,可以让人“从情痴内得已觉之灵机,于苦海中识回头之彼岸”,从而把这类本于世道人心有碍的作品堂而皇之的引靠到实用的时代主题上来。

在这样的社会思潮及创作动机的背景下,明末的这类小说在创作上便追求见美图淫、设计得逞、身遭祸报的情节布局模式。

如《醒世恒言》卷十五《赫大卿遗恨鸳鸯绦》中的赫大卿清明节在郊外游荡时,看见非空庵的尼姑空照容颜姣好,就想着“用些水磨工夫撩拨他”。

阳明心学不仅对世情小说内容描写的整体布局产生影响,而且对世情小说具体情节布局也有一定的影响。

如《金瓶梅词话》第五十八回中,潘金莲见李瓶儿一举得男更为受宠便妒火中烧,加之夜间酒后回房时踩了一脚狗屎更为恼火,于是先是打狗,再次借题发挥毒打丫鬟秋菊,不顾还在病中而被吓醒的官哥儿。

作者不厌其烦地详细描写潘金莲的一系列行为,不仅刻画出了潘金莲的性格,同时也突出了潘金莲的心理:潘金莲见李瓶儿一举得男生恐自己在西门庆心里及西门家的地位受到威胁于是便借题发挥指桑骂槐。

接下来,作者又描写了磨镜叟出现,潘金莲、孟玉楼等人纷纷拿出用的已经模糊不清的镜子,经过磨镜叟的打磨,镜子“耀眼争光”、“犹如一汪秋水相似”的情节。

《词话》还叙述了磨镜叟哀叹其子不安本分、赌博成性、“专一狗油,不干生理”的情况,又写了孟玉楼送磨镜叟腊肉银锭、潘金莲赠磨镜叟酱菜小米的事情。

笑笑生如此详细地描写了下层百姓的日常生活情景,不过是为了在这种日常生活常有之事发生的过程中展现小说人物的性格特征罢了。

作者详细描写了潘金莲打人骂人、磨镜叟磨镜、磨镜叟叹其不幸、潘金莲赠物等日常琐事,虽然情节对接略显突兀,但却突出了潘金莲性格的复杂性,她虽然并不善良,但也有着恻隐之心。

五、总结阳明心学尤其是左派王学对女性的赞扬以及对人欲的正视,流露出的追求男女平等的愿望,对于明中后期及明末时期的世情小说创作有着特定作用。

受这种思想影响,世情小说中,女性被赋予了话语权增加了其说话机会,女性也有了表达自己爱恨悲欢情感的机会,女性的地位在上升、权力在变大。

而对人欲的正视及宣扬也影响着世情小说的情节布局模式,受其影响,明中后期及明末时期的世情小说在内容描写上呈现了铺张渲染的风格,并形成了明中后期的世情小说见美图淫、设计得逞、美满善终的情节布局模式。


以上是文章"

瞿佑曾在《剪灯新话·序》中对于其书中“近于诲淫”的部分“又自解曰,

"的内容,欢迎阅读胡子娱乐网的其它文章